首页
 > 

综合理财

 > 正文

厂长虚开发票书记入伙分赃

  • 编辑时间: 2020-11-23

    涟源钢铁厂是湖南省一家大型国有企业,涟钢有一个下属企业———振兴电器设备厂。

  2003年3月,原涟钢振兴电器设备厂厂长朱兹生、厂党支部书记曾亚红,以及涟钢清欠办职工黄自力,被押上了湖南省娄底市娄星区人民法院的被告席。

  虚开,厂长想出个歪主意

  朱兹生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凭自己的真才实学,当上了涟钢振兴电器设备厂厂长。在任厂长的头几年,他很注意自己的名声,曾是干部职工信得过的好领导。

  后来,他背着其他厂领导,打算请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抵扣应纳税款。然后他想利用其职务便利,从厂里套取出相应数的税款,据为己有。他认为这个办法既能使自己得利,又不损害工厂利益,是个发财之道。

  打定这个歪主意后,朱兹生指使他的好友涟钢清欠办职工黄自力,想办法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

  黄自力明知这是违法犯罪的事,但他既顾及情面,又想从中获利,便四处活动,先后4次为朱兹生搞到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用来套取税款,合伙分赃。

  黄自力以前跟娄底清洋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做过钢材生意,他曾经从清洋公司买过一些钢材,然后转手卖给了不要发票的个体户。1999年12月30日,黄自力让清洋公司给他补开。这样,他从清洋公司虚开了3张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21万多元,其中税款3万多元。他把这3张发票给了朱兹生。

  2000年7月23日,黄自力在朱兹生的再次要求下,又通过这层关系,采取同样的手段,从清洋公司虚开了3张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33万多元,其中税款近5万元,也交给了朱兹生。

  2001年12月5日,黄自力见虚开发票有利可图,而且一直没出事,便抱着侥幸心理到社会找门路。他通过无业青年颜建文,在全无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从衡阳湘桂物资有限公司为涟钢振兴电器设备厂虚开了1张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71535元,其中税款为10393元,交给朱兹生套取税款。

  在此期间,朱兹生发现湖南娄底文华物资经贸有限责任公司在做钢材业务中,有些客户不要增值税专用发票。于是,他在文华公司与涟钢振兴电器设备厂无任何真实交易的情况下,让文华公司经理刘文军为涟钢振兴电器设备厂虚开了3张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32万多元,其中税款4万多元。

  以上10张虚开发票,价税共计94万多元,其中税款13万多元。朱兹生利用权力之便,把这些虚开发票入账,并以涟钢振兴电器设备厂的名义,向娄星区国税局郊区管理分局申报,抵扣了该厂的应纳税款。朱兹生又利用职权之便,将这13万多元税款全部套取出来,除去虚开发票过程中花费的费用外,与黄自力私分。朱兹生分得3万元,黄自力分得7万元。

  贪污,厂长书记互相攀比

  就在朱兹生、黄自力私欲越来越膨胀、胆子越来越大的时候,涟钢振兴电器设备厂党支部书记曾亚红在发现了一些“内情”后,竟然入了伙。她利用掌管工厂“小金库”的便利,乘工厂财物管理混乱、监督机制不健全之机,采取虚报进货价款、私费公报支出、巧立名目发放奖金等手段,私分公款。

  从1999年6月到2002年2月,朱兹生和曾亚红以发放奖金等名义,先后13次侵吞工厂资金81700元,其中朱兹生分得39700元,曾亚红个人分得42000元。且看他们是如何分赃的:

  1999年6月9日,两人以发放奖金名义私分公款,各得1000元;

  7月12日,又各分得1000元;7月13日,朱兹生公款购买1部价值4000元的“三星600型”手机,据为己有;

  7月29日,两人又私分公款,各得2000元;

  2000年1月5日,朱兹生、曾亚红更加肆无忌惮,两人一次私分公款15000元,朱兹生得10000元,曾亚红得5000元;

  2000年11月7日,两人又各分得3000元;

  2001年1月16日,曾亚红觉得以前私分的公款比朱兹生少,自己吃了亏,遂将工厂向外送礼剩下的10000元,据为己有;

  1月21日,两人又各分得公款2500元;1月27日,朱兹生与曾亚红又私分公款,各得3000元;9月3日,曾亚红利用职权,将她陪婆婆去北京开销的2932.7元,在单位报销。

  当天,朱兹生用单位资金又购买1部价值5200元的“摩托罗拉V60型”手机,据为己有;

  12月3日,两人又再次私分公款,各得3000元;

  2002年2月9日,两人私分公款,各得2000元。

  受贿,厂长书记各吃“独食”

  朱兹生在厂里抓全盘工作,负责生产经营,对外接触比曾亚红广。因此,他背着曾亚红暗中独自谋取私利。

  2002年3月,作为涟钢振兴电器设备厂法定代表人,朱兹生与武汉昌华型钢电器设备有限公司经理陈建华,在长沙洽谈业务。朱兹生从陈建华那里订购开关柜外壳,每台价格为1900元。陈建华说,他的公司是个体企业,发票金额能多开点。这正中朱兹生下怀,他们约定把发票上的价格开成每台2400元,比每台的实际价格多500元。

  朱兹生见有利可图,从2000年3月到2001年底,他从昌华公司共购进257台开关柜,要求供货方为其虚开发票价款,总计虚开价款16.9万多元。朱兹生在工厂无人知情的情况下,将这些虚开的产品发票全部报销,把16.9万多元资金全部据为己有。以上朱兹生共侵占涟钢振兴电器设备厂资金206250元,曾亚红共侵占资金40432.70元。

  其实,朱兹生也担心虚开发票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因此他没有放弃与曾亚红的勾结,他们利用掌握工厂内外事务决策权的便利,依然采取各种手段侵吞单位公款。从1999年12月到2002年3月期间,朱兹生、曾亚红在工厂对外业务中,多次“特别关照”个体企业主郑成喜,多次收受郑成喜的“回报”、“感谢”。

  为了防止日后出事,朱兹生、曾亚红相互均回避,与行贿者单线联络,只在一对一的情况下进行行贿交易。

  1999年12月的一天,朱兹生在家里收受郑成喜行贿的现金5000元;

  2000年3月,又收受郑成喜行贿现金2000元;

  5月在家里收受郑成喜贿金3万元;

  7月一次收受郑成喜贿金6万元;

  10月在家中收受郑成喜贿金3万元;

  2001年2月,在办公室收受郑成喜贿金3万元;

  10月,在娄底城北粮站其租住的房内,收受郑成喜贿金2万元,至此朱兹生共收
受郑成喜贿金21.5万元。

  在此期间,曾亚红收受郑成喜的贿金16000元。

  2002年春,朱兹生、曾亚红等的违法行为,终于被知情人举报。4月9日,娄底市公安局将朱兹生、曾亚红刑事拘留,5月将黄自力、刘文军刑事拘留。

  案发后,为了争取从轻处罚,朱兹生检举了其他人的犯罪事实,黄自力也有立功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