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情中心

 > 正文

"营改增"试点细则落地原有营业税优惠延续

  • 编辑时间: 2020-11-18

有财税专家表示,目前过渡期税率层级过多,过渡措施复杂,并不利于增值税中性原则的发挥,有时可能产生扭曲,后续工作中亟待理顺增值税体系的抵扣链条。

全面推进营改增试点的通知和配套政策文件终于在2016年3月24日发布

  在各方焦急等待中,全面推进营改增试点的通知和配套政策文件终于在3月24日发布,明确建筑业和房地产业适用11%的税率,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适用6%税率。

  通知配套的实施细则共有四个文件,全文90多页,近4万字。营改增是增值税税制完善的关键一步,只有实现了增值税的全行业覆盖,抵扣链条才会完整。改革完成后,营业税将彻底退出中国税收舞台。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月5日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时给出时间表,5月1日剩下的四大行业全面铺开,并承诺“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此后,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国税总局局长王军也在多个场合表示将这一原则落地。根据测算,今年实施营改增等减税降费的政策,全年将减轻企业税负5000多亿元。

  为了顺利衔接,保证不增负,新增试点行业的原有营业税优惠政策原则上延续,对特定行业采取过渡性措施,不少过渡措施采取了简易征收的办法。有财税专家表示,新政策对于之前营业税制下的免税等项目的优惠政策进行了整体平移,对于纳税人无疑是一大利好,但是对于下游经营业而言,同样无法取得抵扣凭证,势必影响业务及展开。

  但是这也造成了未来过渡期增值税体系设计过于复杂的问题。多位财税专家表示,实际上只是换了个增值税的说法,但并没有体现增值税的特性。而且目前税率层级过多,过渡措施复杂,并不利于增值税中性原则的发挥,有时可能产生扭曲,后续工作中亟待理顺增值税体系的抵扣链条。

  可以预期的是,在试点实施办法出台后,依然会存在部分政策不明朗或执行有困难的环节。安永大中华区间接税主管合伙人梁因乐表示,这个文件有很多技术环节没有覆盖,比如资产证券化怎么处理,这些都是需要持续跟踪的课题。

  四大行业面临不少挑战

  此次金融业、房地产业、建筑业和生活性服务业进行营改增,方案设计复杂。建筑业和房地产业适用11%的税率,总体上依据新项目适用新办法,老项目适用过渡期办法的思路,过渡期通常是采用简易征收。而在营业税下两者分别适用3%和5%的税率。

  对房地产开发企业来说,土地出让金是成本中的大头,是否允许对这一部分进行抵扣,是各方关注的焦点。此次试点实施办法中,并没有将土地出让金作为进项可抵扣处理,而是规定在销售额中可扣除向政府部门支付的土地出让金。这对房地产开放企业来说是一大利好。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斌表示,这意味着,房地产开发商如果花1亿元买地,盖完房子卖出去3亿元,以2亿来算销售额,这就解决了土地出让金没有发票不能抵扣的问题。

  在此前的测算中,建筑业被认为有税负上升的担忧。建筑业原营业税税率3%,营改增后税率提高至11%。不少建筑企业表示,占比较高的人工成本无法抵扣,沙子、水泥等成本材料能否取得进项抵扣,以及进项抵扣的税率高低,都是影响税负的关键。目前来看,砂石辅料无法取得增值税发票,商品混凝土进项抵扣率低等是建筑业营改增后税负上升的主要因素。

  此次方案中业给出过渡期办法,建筑开工的老项目可以选择适用简易计税方法,按照3%的征收率计税。

  由于业务类型复杂、核心业务增值额难以确定,国际上一般不对金融业征收增值税,此次中国的尝试存在不少挑战。营改增后,金融业将从原来缴纳5%的营业税改为缴纳6%的增值税。试点方案明确,金融服务包括贷款服务、直接收费金融服务、保险服务和金融商品转让。对于个人及企业的存款利息,属于“不征收增值税项目”的范畴,这意味着银行等金融机构这一项重要成本将无法抵扣。

  毕马威中国间接税合伙人沈瑛华预计,金融机构不会对利率或服务收费做出重大价格调整。她表示,营改增政策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对金融服务业征收增值税的国家。由于中国过去很长时间内对金融服务业征收5%营业税,加之国有银行和保险公司的市场垄断程度较高,相较于其他国家,中国对金融服务业征收增值税可能会比较容易。

  就生活性服务业来说,由于行业内以小微型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居多,其面对的大部分是小型供应商,无法开具增值税发票,此前不少财税人士预计将采取简易方式,但此次政策明确,生活性服务业营改增后适用6%的税率。

  沈瑛华表示,生活性服务业能否实现整体税负降低的主要挑战是如何从供应商处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尤其是常以现金交易,并在很多情况下需要向小规模纳税人采购食材的餐饮业。

  梁因乐表示,生活性服务业中有一些提供综合性服务的可能会遭遇一些尴尬,比如酒店提供的服务,既有商品、餐饮,又有会议等,如果按照税法严格执行,会给经营带来比较多的困难。

  不少税务咨询人士对记者表示,增值税对企业的要求更高,需要重新梳理企业的定价策略、采购流程、内部财务管理制度等。梁因乐称,这四大行业尤其是金融业的产品变化很多,非常依赖IT系统,企业在这么短时间内,怎么把信息系统和产品、服务调配好,挑战非常大。

  企业新增不动产可分期抵扣

  此次营改增还将完成上一轮增值税转型改革的一个“尾巴”,将不动产纳入抵扣范围。考虑不动产所含进项税额金额一般较大,在具体方案中对不动产进项税额采取了分期抵扣方式方式。

  试点方案规定,2016年5月1日后取得并在会计制度上按固定资产核算的不动产,其进项税额应自取得之日起分2年从销项税额中抵扣,第一年抵扣比例为60%,第二年抵扣比例为40%。

  这部分减税规模较大、受益面较广,通过外购、租入、自建等方式新增不动产的企业都将因此获益,但不适用于房地产企业自行开发的房地产。

  财新记者了解到,此前财税部门考虑对不动产进项税额由原定的分5年至10年抵扣,但是考虑到时间太长,最终调整为分2年抵扣,为在短期给企业更明显的减税效应,鼓励企业投资。比如新建厂房投资1000万元,按照11%的增值税税率,进项抵扣税额110万元,分2年抵扣,第一年抵扣规模为66万。第二两抵扣规模为44万。

  楼继伟称,这将鼓励企业投资,甚至投资量大的时候,可能一两年可以不交税,都抵扣了。

  将所有企业新增不动产所含增值税纳入抵扣范围,肯定会大幅度降低企业税负,但只有新增部分才能抵扣,对于存量部分会构成一定的不公平。